SPECIAL COLUMN
专题专栏

玫瑰史话之一:玫瑰简介

玫瑰(Rosa rugosa Thunb.),属蔷薇目蔷薇科落叶灌木,原产于中国。在山东临朐县山旺盆地发掘的属于晚中新世的玫瑰化石,距今已有1200万年的历史。在云南文山盆地也发现了大约同时期的蔷薇叶化石,保存精美,叶脉轮廓清晰。而近年来,在中国抚顺地区发现的玫瑰叶片化石,经鉴定属于始新世时期,距今约5500万年左右,为世界最早的玫瑰物证。这都说明,玫瑰作为无数原始植物种群中的一种在中华大地上自然生长,玫瑰的故乡在亚洲,在中国,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玫瑰都是从中国传播过去的。

玫瑰在中国的栽培有着悠久的历史,中国是最早栽培玫瑰的国家,根据K. Krussmann的《玫瑰(Roses)》记载,中国在夏朝之前就开始栽培蔷薇,一般认为至少在春秋时期开始人工种植,但缺少历史文献的佐证。迄今为止,玫瑰的最早记录是成书于战国晚期的中国古代最早词典《尔雅》中,当时被称作“蘠蘼”虽释为“虋冬(麦冬)”,但《尔雅•郭注义疏》中明确指出“蘠蘼即今之蔷薇”;而在西汉的《西京杂记》中,“乐游苑自生玫瑰树,树下有苜蓿”成为玫瑰这一名词作为植物品种的最早文字史料。



玫瑰史话之二:玫瑰称谓的由来

最初玫瑰并不是花卉的名称。玫瑰一词原指的是两种赤色的玉石,又称“火齐珠”,现在一般认为是一种玫瑰色矿物“锂云母”。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就有“玫,石之美者,瑰,珠圆好者”的解释,但两字一般多作连绵词使用。《韩非子·外储说左上》中的买椟还珠的故事中记载:“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这里的玫瑰,显而易见指的就是用以装饰的赤色玉石。西汉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中有“玫瑰碧琳,珊瑚丛生”“如其石则赤玉玫瑰,琳瑉琨吾”,同样指的是玉石;南北朝时沈约所作《登高望春诗》中“宝瑟玫瑰柱,金羁玳瑁鞍”,南北朝的陈后主《七夕宴乐修殿各赋六韵》中的“钗光摇玳瑁,柱色轻玫瑰”,同样都是玉石。一直到隋代无名氏所作的《任昉引南海俗谚》中的“蛇珠千枚,不及玫瑰”仍是指玉石。

玫瑰一直就是玫红色玉石的专属称谓,象征着宝贵和珍奇。同时在佛教中,玫瑰与金、银、琉璃、车璩、马瑙、真珠并称“七宝”,这在鸠摩智(344-413)译《妙法莲华经》中有详细记载。直到唐代,人们开始将这种红紫色的蔷薇称为玫瑰,成为植物的专用名词,究其原因,古人喜欢在赞美一种植物时用某种宝石来形容,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刘禹锡形容友人馈赠斑竹杖,有“一茎炯炯琅玕色,数节重重玳瑁文”之句,所以很可能是当时某位帝王或文人骚客的诗句用玫瑰二字夸赞紫红色蔷薇的美艳和珍奇,而用宝贵的玉石名称而冠名,这在汉语修辞中应属于“借喻”手法,由于这一借喻非常生动、准确,直接导致玫瑰玉石的本义逐渐被人忘却。明代王世懋的《学圃余疏》记述:“南海谚云,虵珠千枚,不及玫瑰,玫瑰,美珠也,今花中亦有玫瑰,盖贵之,因以为名。”说的就是玫瑰十分贵重,所以用玫瑰这个宝石之名来称呼它。宋代王谠《唐语林·补遗一》中说,“直使便为‘玫瑰’字,岂百花中独珍是,取象于玫瑰耶?”也说是因为这种花非常珍贵,所以用玫瑰这个美玉的名字为名。另据元代李治所撰《敬斋古今黈》记载:“张祜咏蔷薇花云:晓风抹尽燕支颗,夜雨催成蜀锦机;当昼开时正明媚,故乡疑是买臣归。蔷薇花正黄,而此诗专言红,盖此花故有红黄二种,今则以黄者为蔷薇,红紫者为玫瑰云。”将红紫色的蔷薇称为玫瑰,这也说明在唐宋时代,玫瑰是红色蔷薇的专属名字,到后来,古书上逐渐又有了白玫瑰、碧玫瑰、黄玫瑰等记载,如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言河南嵩山有碧花玫瑰,明代高濓《草花谱》言燕中有黄玫瑰,明陈继儒《岩棲幽事》言天台有白玫瑰的记载,之后经过大量反复的杂交与变异,颜色才逐渐变得丰富。

至于为什么用本来是美玉的名字来称呼赤色的蔷薇,还有一种说法是由“梅槐”演变而来。在唐代李匡乂《资暇集》中有“丛有似蔷薇而异其花,叶稍大者,时人谓之枚櫰,实语讹强名也,当呼为梅槐,在灰部韵,音回……玫瑰,瑰亦音回”。按《江陵记》云:“‘洪亭村下有梅槐树,尝因梅与槐合生,遂以名之’今似蔷薇者,得非分枝条而演胤哉?”据此看来,“梅槐”演变成玫瑰之说也不无合理性。

唐代以后,诗文中作为植物的玫瑰逐渐增多,唐代长孙佐辅《古宫怨》中:“窗前好树名玫瑰,去年花落今年开。”白居易的“菡萏泥连萼,玫瑰刺绕枝”的诗句,之后刘禹锡、李商隐、杨万里、温庭筠、贺铸、杨慎、徐渭、丘逢甲、黄遵宪、龚自珍等都曾写下过关于玫瑰的诗篇来赞美玫瑰。而明代吴宽所作的《刺醿》诗,最有说明意味:

酴醾有数种,同名而异字。

花开欲折难,銛钩如棘刺。

白者干独长,红者香更腻。

种之小径旁,所恨罥衣袂。

插竹加编缚,步障差可类。

石家金谷园,恐乏此佳致。

      清代文学家李渔《闲情偶寄》也表明:玫瑰“可囊可食,可嗅可观,可插可戴,是能忠臣其身,而又能媚子其术者也。花之能事,毕于此矣”,尽说玫瑰妙处。 

      自古以来,玫瑰在中国不是画家的爱物,玫瑰入画极为少见。明代陈淳有一幅画名为《夏日玫瑰》,上有题诗曰:“庭院日初长,玫瑰正堪颂。香色两徘徊,声价令人重。”对玫瑰给予了很高评价。  玫瑰花的别名很多,有赤蔷薇、徘徊花、刺玫花和刺客花等。古人认为玫瑰茎上锐刺猬集,遂形象地视之为“豪者”,并以“刺客”称之。这种对“豪者”的欣赏非常符合玫瑰本性。因其香味芬芳,袅袅不绝,玫瑰还得名“徘徊花”;又因每插新枝而老木易枯,若将新枝它移,则两者皆茂,故又称“离娘草”。无论是“刺客”还是“离娘”,玫瑰都展现出一种隐藏于坚韧中的绝代风华,绝非韶华易逝的悲情贵妇之态,显示出一种刚强的性格。



玫瑰史话之三:玫瑰的药食同源

古代中国是一个以农耕文化为主体的社会,人们在这片土地上春播、夏种、秋收、冬藏,筚路蓝缕、繁衍生息,最为肥沃的土地资源被率先开垦和开发,逐渐变成用来种植粟、黍、稻、菽、麦的良田,用以解决人们的温饱,只有那些生长在丘陵山地的玫瑰才得以幸存下来,也使得玫瑰群落远离人口密集区,历史记载也因此变得少得可怜。在上古时期,中国人已经开始了植物学医药保健功效的应用,并留下了神农尝百草的美丽传说。虽然当时神农究竟品尝了哪些植物现在已无法考证,但这是国人有意识地利用植物学特性进行医疗保健应用的肇始。值得注意的是,神农氏不仅是传说中尝百草进行医药和食用尝试的第一人,更是种植五谷的第一人,这就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五谷种植和中药应用是同步产生的,应该说,这种植物食药功效的应用是古代劳动人民为了生存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产生的,是劳动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而之所以玫瑰能从野生群落逐渐变成庭院之爱物,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为了更好地利用玫瑰上佳的医疗保健功效。在传统的中医药学中,讲究天人合一,五行相生相克,玫瑰能理气解郁、活血化瘀,对于妇科疾病有极好的药用价值,所以逐渐进入宫庭后院。据湖北枣阳县志记载,玫瑰在枣阳至少已有2800年的栽培历史,出生于枣阳的汉光武帝刘秀的后花园里就种植了大量的玫瑰花,酷爱玫瑰花的皇后阴丽华被称为“玫瑰夫人”。玫瑰是在中医里被称为“君子药”,是保健养生佳品,在我国至少有两千多年的药用历史,在医疗保健、美容养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尔雅·注疏》中明确指出:“蘠蘼,药草也。”明代钱椿年编、顾元庆校的《茶谱》中就有玫瑰窨制作花茶的详细记载;《本草正义》云:“玫瑰花,香气最浓,清而不浊,和而不猛,柔肝醒胃,理气活血,宣统窒滞,而绝无辛温刚燥之弊,断推气分药之中,最有捷效而最为驯良者,芳香诸品,殆无其匹。”《本草再新》说玫瑰可“舒肝胆之郁气,健脾降火。治腹中冷痛,胃脘积寒,兼能破血”。《本草纲目拾遗》认为玫瑰花能“和血行血,理气,治肝胃气痛”。《少林拳经》云:玫瑰能治跌打损伤。另外《泉州本草》认为,玫瑰可以治疗“肺病咳嗽痰血、吐血、咯血”等疾病。《红楼梦》中也有利用玫瑰露调理身体的情节。据记载唐朝杨贵妃在华清池用玫瑰香汤沐浴,慈禧太后也常泡饮玫瑰,以达到美容养颜的目的。

玫瑰除了药用价值外,还主要用于美食制作,自古以来就有“玫瑰花和糖冲服,甘美可口,色泽悦目”的经验。唐代药典中有武则天喜欢品食玫瑰花酱的记载;明代王世懋的《学圃余疏》记述,“玫瑰非奇卉也,然色媚而香,甚旖旎,可食、可佩,园林中宜多种”。这就说明,在古代中国食药保健已经成了玫瑰的首要作用。明代卢和所著《食物本草》中说“玫瑰花食之芳香甘美,令人神爽”。晚清时的《燕京岁时录》记载:“四月以玫瑰花为之者,谓之玫瑰饼。以藤萝花为之者,谓之藤萝饼。皆应时之食物也。”《食物本草》则说,玫瑰具有“主利肺脾,益肝胆,辟邪恶之气,食之芳香甘美,令人神爽”的功效。明代高濂《草花谱》曰:“紫者干可作囊,以糖霜同捣收藏,谓之玫瑰酱,各用俱可。”明代王象晋《群芳谱》言:“堪入茶,入酒,入蜜。” 明代夏旦《药圃同春》指出玫瑰“露可浸油匀粉,亦可和酒” 。在世情小说《金瓶梅》第三十一回中记载了“玉米面玫瑰果馅蒸饼儿”。清代陈淏子《花镜》明确记载了玫瑰酱的做法:“因其香美,或作扇墜香囊;或作糖霜同乌梅捣烂,名为玫瑰酱,收于磁瓶内曝过,经年色香不变,任用可也。”在徐珂的《清稗类钞》中,不仅有当时在宁古塔制作玫瑰糖的记述,还详细记载了“红香绿玉”的做法:以藿香草叶,蘸稀薄浆面,以水和面。入油煎之,不可太枯;取出置碗中,以玫瑰酱和白糖覆其上,清香无比。清代《红楼幻梦》还有玫瑰芝麻糖酥饺的记载,而乾隆皇帝也喜欢食用以上等玫瑰花制成的鲜花饼。所以说,自古以来玫瑰花就用来食用,做点心、制作玫瑰饼、腌酱、泡露、窨茶、酿酒、入药等加工应用;更有以玫瑰花作妇女装饰、美容和香化用品。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汾酒一直引以为傲的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荣获金奖的同时,来自中国的11种红玫瑰酒和白玫瑰酒也分别获得不同奖项,为中国赢得了荣誉,这应该算是中国玫瑰产业最辉煌的战绩了。

古代医学理论认为“药食同源”,讲究食物即药物,因为很多植物兼具药用和食用的双重功效。我们通过上述文献记载,可以清楚地看出,玫瑰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食药同源的最典型代表。在现代社会中,随着人们对养生保健的日益关注和对更高生活品质的强烈需求,必定会极大地促进玫瑰在食品、饮品、保健品和药品等方面的深层次应用,也必将把玫瑰的食药功效发挥到极致,使玫瑰真正成为时代的宠儿。


玫瑰史话之四:玫瑰的传播与玫瑰文化的繁荣

农耕文明与游牧民族的冲突与征战是世界历史的一大主题,在伴随着杀戮和血腥的同时,也逐渐在进行着文化的渗透与传播。从汉武帝的北征匈奴、西征大宛,开辟以长安为起点的丝绸之路起,中西方的融合就已经开始,玫瑰也随之进入了蒙古高原和西域地区。公元六世纪中叶,崛起于漠北的突厥人建立了以游牧为主的部落联盟国家,将东至辽河流域西至里海的大片疆域连接起来,玫瑰也得以迅速地传播到了匈奴、西域乃至中东地区,后来突厥人被唐军所消灭,但玫瑰已经在突厥人控制的波斯地区逐渐生根,同时受到不同光照、气候、土壤等因素影响,香气渐浓,逐渐形成了后来的突厥玫瑰,也就是著名的大马士革玫瑰。

玫瑰在蒙古高原和西域地区开始种植后,与花卉繁多,尤其是香味花卉较多的中土相比,玫瑰因为其耐寒、耐旱性强,喜阳光充足,喜排水良好土地的植物学特性,在这些相对贫瘠与干旱区域能够顺利生长,所以被格外珍视,尤其是受到贵妇人的喜爱。而且后来根据人们对玫瑰香气的长期需要,逐渐发明了被称为蔷薇露的玫瑰香水与玫瑰香薰制品。随着中西方交流的日益增多,玫瑰花和蔷薇露提取技术沿着丝绸之路逐渐传播到中东地区,并在波斯逐渐发扬光大,玫瑰露提取技术得到高速发展。蔷薇露作为重要香料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开始返销到中国,在泉州港的相关史料中,有很多蔷薇水作为香料通过海运进入中国的相关记载。与此同时,玫瑰在东南亚地区也逐渐生根,如斯里兰卡、泰国等很多国家均开始了玫瑰种植,泰国的第二大城市的清迈多种玫瑰花,至今仍有泰国的北国玫瑰之称。

十三世纪以后,随着成吉思汗的铁蹄征服了欧亚大陆,更是推动了玫瑰和玫瑰文化的传播;再加之从宋元时期就开始的以泉州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开拓,使得东西方交流日益密切;明代郑和下西洋时已经在位于波斯湾的忽鲁谟斯设立了物资中转站,促进了中国与欧洲、非洲的联系和贸易往来。而且随着大航海时代到来,从明代万历年间开始,罗明坚、利玛窦等西方传教士先后进入中国,使得中西方文化交流日益广泛与深入,从而实现了玫瑰向欧洲的直接传播。

从历史文献上看,在欧洲大陆本有野生小玫瑰分布,但一次性开花、重瓣、花色单调且无香味,没有任何香料价值。同中国的隋代之前类似,在欧洲,虽然有清晰的植物学界定,但人们一般只说“属”,并不细分品种,习惯上将玫瑰、蔷薇、月季这三大类蔷薇科蔷薇属植物统称为玫瑰(Rose),导致时至今日人们仍在为情人节送的究竟是玫瑰还是月季而争论不已。总体来说,玫瑰在西方古老文献中也并不多见,一般认为西方对玫瑰的最早记载来自于《荷马史诗》,但由于该书现在的版本是经过后世无数次的整理加工而形成的,希腊神话中也有很多关于玫瑰的传说,但也已无法证明玫瑰元素是在什么时代加入的,所以并不足以作为史料证明。而公元前六世纪古希腊女诗人萨福(Sappho)是第一个将玫瑰写进诗歌的人,这应该算是比较可信的资料。在早期的基督徒在仪式上也是基本上不会用鲜花、熏香的,玫瑰似乎也没有引起过大家的注意。随着公元十一世纪开始的十字军东征,突厥玫瑰从叙利亚开始传到欧洲,玫瑰被西方上流社会所珍视,成了欧洲宫廷的宠儿,高贵的玫瑰也逐渐登上英国皇族的族徽。15世纪后半叶,以红玫瑰为族徽的兰开斯特家族和以白玫瑰为族徽的约克家族为了英格兰王位展开近百年的内战,最终以双方和亲结束。后来经过莎士比亚的演绎,将这段历史称为“玫瑰战争”,红白玫瑰也最终成为英国的国花。

中世纪以后,玫瑰在文学和美术作品中逐渐增多,尤其是在描写神话故事的诗歌、绘画中,美丽的玫瑰花成为最好的点缀,教堂里也出现大量的玫瑰花图案作为装饰。玫瑰花窗也成为哥特式建筑中最著名的建筑特色之一,花窗呈圆形放射状,镶嵌彩绘玻璃,异常美丽,其中以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窗最为著名。有很多与玫瑰相关的宗教、神话故事都产生于这一时期,在十六世纪由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的钦定版《圣经》中也增添了玫瑰字眼,玫瑰也逐渐成为圣母玛利亚的别名,出现在赞美诗中,其中白色玫瑰代表她的谦逊,红玫瑰代表她的仁爱。在十五世纪波提切利的油画《维纳斯的诞生》中,粉红、白色的玫瑰花在维纳斯女神的身边飘落,画面美好神圣,并充满了象征意义。有人说,荷花是佛教的象征,而玫瑰则是基督教的象征,不无道理。带刺的玫瑰色彩妖艳,代表着热情奔放、充满个性,与欧洲人渴望打破精神枷锁,勇于追求性爱、敢于表现自己的性格不谋而合,尤其是在倡导精神解放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玫瑰在大量的美术及文学作品中更是频繁出现,并产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浪漫玫瑰气质与丰富的象征意义。

随着欧洲爆发文艺复兴运动,兴起了对于自然科学的追捧热潮,人们对大自然的兴趣与日俱增,对新品种的搜集和培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世界各国的植物不断被搜罗至欧洲,1543年比萨植物园建成,1593年蒙彼利埃植物园建成,1635年巴黎皇家植物园建成,据说法国皇家在1726年还曾下达过“在国外或法国在美洲的殖民地上出航的南特商船的船长和舵手必须在归国时带回一些种子和植物”的谕旨。新的植物不断被带到欧洲,其中也包含着来自中国的玫瑰和月季。在这之前,在欧洲种植的玫瑰大多是突厥玫瑰与本地玫瑰的杂交品种。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增多,17世纪末,中国的月季、香水月季、野蔷薇、光叶蔷薇、野玫瑰等原种相继传入法国,玫瑰的培育得到了全面发展。尤其是1792年从中国引进第一枝真正的原色红玫瑰被叫做“斯莱特中国深红”玫瑰,这株原来生长在中国山区的野玫瑰,被传教士带回后,令整个欧洲震惊。通过将来自中国的野玫瑰和月季与西方玫瑰原种进行反复杂交,于1837年培育出具有芳香、四季开花性的杂交品系“Hybrid Perpetual”。在19世纪末又用中国月季与南欧原产的玫瑰R.gdllicaR. moschata 等进行杂交,培育出Tea品系,在欧洲被广泛栽培。20世纪初,又由Hybrid Perpetual与黄玫瑰进行杂交,培育出具有浓郁芳香、四季开花、大花型、花色丰富并且具有耐寒性的 Hybrid Tea品系以及FIoribunda品系,成为今天世界玫瑰切花栽培的主要品系来源。一般认为,如果一种玫瑰所属的品种在1867年以前已经存在,它就属于“古典玫瑰”,之后出现的品种被称为“现代玫瑰”。可以说,几乎所有园林玫瑰的祖先都来自中国,它们大多是被西方世界鼎鼎大名的“植物猎人”、植物学家欧内斯特・威尔逊带到欧洲的,被称为“中国威尔逊”的他曾在1906年和1919年间四次来到中国,足迹遍及四川、云南、湖北、江西、重庆等地,采集植物标本65000多份,把将近1600种中国特有的植物移植到欧美,中国原产的茶香玫瑰为欧洲玫瑰带来了独特芬芳。由于中国野玫瑰与月季的引进和杂交培育,欧洲的现代玫瑰才逐渐成型,更成为欧洲公认玫瑰原产地在中国的原因。

说起玫瑰,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后约瑟芬(法文: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1763—1814年),作为拿破仑的第一任皇后,约瑟芬酷爱玫瑰,并在“梅尔梅森城堡玫瑰园”中收集和种植了大量玫瑰,共有250种3万多株珍贵的玫瑰,成为了历史上最著名的玫瑰园,理所当然这里也成为玫瑰历史上早期最主要的玫瑰品种选育摇篮,诞生了首批玫瑰专家。据说英法两国正在交战时,为了让中国玫瑰花能够由英国传入法国,双方暂时休战,让来自中国的玫瑰花由英国海军护送渡过英吉利海峡,交给约瑟芬手中。约瑟芬为了让她自己的名字与玫瑰同传后世,她决意请人将她收集的珍品描绘下来。1798年,当玫瑰园的花朵绽放时,约瑟芬向以装帧书籍、绘制插图而闻名的法国画家皮埃尔·约瑟夫·雷杜德发出绘制邀请,雷杜德历时20年之久,采用水彩技法,在一百六十七块版面上,一共画了二百五十种名贵的玫瑰,1824年被印制成精美画册发行于世。这就是著名的《玫瑰圣经》,雷杜德也因此被誉为“花之拉斐尔”,由于装帧精美的《玫瑰圣经》当时只印刷了三十套,现已是价值不菲的收藏品。

一种味道、一种情调,它更是一种时尚。法国小城格拉斯(Grasse)位于地中海和阿尔卑斯山之间,人口仅有4万,却生产全世界60%的香水,被称为世界“香水之都”,正是玫瑰文化浸透在法兰西的骨子里,才成就了法国人的浪漫与优雅。而保加利亚的“卡赞勒克(Kazanlak)玫瑰谷(Rose Valley)”是世界最著名的玫瑰风情小镇,被称为“上帝的后花园”,已经成为一张卓越的国家名片,每年吸引着上百万游客蜂拥而至。应该承认,法国和保加利亚的玫瑰产业对世界玫瑰文化的影响,以及玫瑰精油、香水和化妆品应用方面占据世界领先地位


玫瑰史话之五:玫瑰香水的雏形——蔷薇水

一般认为,最先发明玫瑰香水的是蒙古人,但这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蒙古人,而是泛指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当时,这些地处塞外的游牧民族,伴随着长期征战和迁徙,缺水现象普遍存在,洗澡成了这些马背上的民族一种奢侈行为,游牧民族特有的食物腥膻和马匹发出异味难以去除,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花香去掩盖,而花香浓郁的玫瑰便自然成为贵族妇女们的最佳选择。到后来,为了携带方便,让这种芳香的气味持久的陪伴身边,这些马背上的民族率先发明了当时被称为蔷薇水的玫瑰露,并发明了玫瑰熏香,玫瑰才得以不分季节的为人所用,作为珍贵的香料,开始成为贵族妇女的标配,也应该算是最早的玫瑰香水雏形了。

玫瑰露的具体发明年代已经无法考证,而直到将其作为贡品进入中原后,史料记载方才出现。最早对蔷薇水的记载是南唐诗人张泌在其《妆楼记•蔷薇水》中写道:“周显德五年,昆明国献蔷薇水十五瓶,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衣敝而香不灭。”同样据《册府元龟》卷九七二有记载:“周世宗显德五年九月,占城国王释利因德漫遣其臣萧诃散等来贡方物,中有洒衣蔷薇水一十五琉璃瓶,言出自西域,凡鲜华之衣以此水洒之,则不黦而复郁烈之香连岁不歇。”宋代赵汝适在《诸蕃志》中也记载:“蔷薇水,大食国花露也。五代时,番使蒲謌散以十五瓶效贡,厥后罕有至者。”而明代著作《香乘》中记载“江南李主帐中香”的做法,传为南唐后主李煜所创制,而在制作方法的最后有一句言“入蔷薇水更佳”也说明在南唐宫廷,蔷薇水不仅已经存在,而且用以调香。据明代《山堂肆考》中记载,后唐龙辉殿,安假山水一铺,沉香为山阜,蔷薇水、苏合油为江池,苓藿丁香为林树,薫陆为城郭,黄紫檀为屋宇,白檀为人物方,围一丈三尺,城门小牌曰“灵芳国”。到那时已经作为香料应用于微型景观。

而在宋代蔡绦《铁围山丛谈》卷五中提到:“旧说蔷薇水乃外国采蔷薇花上露水,殆不然,实用白金为甑,采蔷薇花蒸气成水,则屡采屡蒸,积而为香,此所以不败,但异域蔷薇花气馨烈非常,故大食国蔷薇水虽贮琉璃缶中,蜡密封其外,然香犹透彻闻数十步,洒著人衣袂,经十数日不歇也。”说明了玫瑰的蒸馏提取工艺,体现出玫瑰花露提取技术的进步。明永乐年间,陈诚在《西域番国志》中言:“予于丁酉夏四月初复至哈烈(今阿富汗的赫拉特),值蔷薇盛开,富家巨室植皆塞道,花色鲜红,香气甚重,采置几席,其香稍衰,则收拾 炉甑间,如作烧酒之制,蒸出花汁,滴下成水,以甆瓯贮之,故可多得。以浥酒酱(浆),以洒衣服,香气经久不散,故凡和香品,得此最为奇妙也。”详细记述了玫瑰香水的制作过程。大约从宋代开始,玫瑰水已经成为女子妆奁中的宠物,玫瑰水和玫瑰露名字开始大量出现在诗词中,张孝祥《风入松》云:湘罗百濯蹙香囊。蜜露缀琼芳。蔷薇水蘸檀心紫,郁金薰染浓香。陈亮《贺新郎》有:“向炎天、蔷薇水洒,净瓶儿浴。”张元干有《浣溪沙·蔷薇水》云:“月转花枝清影疏,露花浓处滴真珠。天香遗恨罥花须。沐出乌云多态度,晕成娥绿费工夫。归时分付与妆梳。”杨万里《和张功父送黄蔷薇并酒之韵》诗中称:“海外蔷薇水,中州未得方。”毛滂《蝶恋花》:“初换夹衣围翠被,蔷薇水润衙香腻。”王安中《蝶恋花》:“百和薰肌香旖旎。仙裳应渍蔷薇水。”朱埴《点绛唇》:“绣被鸳鸯,宝香熏透蔷薇水。”王炎《朝中措》:“蔷薇露染玉肌肤,欲试缕金衣。”郭祥正《颖叔招饮吴圃》云:“番禺二月尾,落花已无春;唯有蔷薇水,衣襟四时熏。”诗人刘克庄在宫词四首中写道“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到罗衣到死香” 。将玫瑰香水的神奇功效淋漓尽致地表露出来,充分表明了玫瑰香水在中国宋代以后的广泛应用。而清代崔述作《玫瑰露赋》言其:“染指而三日不灭,启盖而一室皆闻;注之砚则馨香满纸,点之茶则齿颊生芬;能不心旷而神怡,气清而意欣也哉!”甚至蔷薇水还成为文人雅士的珍爱之物,据唐代冯贽《云仙杂记·卷六·大雅之文》记载:“柳宗元得韩愈所寄诗,先以蔷薇露灌手,熏玉蕤香后发读,曰大雅之文,正当如是。”说的是柳宗元在读韩愈的诗前要先用蔷薇香水洗手,而后再拜读,由此可以看出蔷薇水被视为圣洁之物。

而到了明代以后,一种更加浓烈的蔷薇水开始出现,被称为古剌水,剌也写作“喇”。明代沈德符《野获编补遗·土司·大古喇》:“今禁中诸香,极重古喇水,为真龙涎之亚,其价超苏合油、蔷薇露加倍。”清代王士禛《池北偶谈·谈艺二·古剌水诗》:“左公萝石手书一帖云:乙酉年五月,客燕之太医院,从人有自市中买得古剌水者,上镌‘永乐十八年熬造’”明代《宫词》云:“闻道内人新浴罢,一杯古刺水横陈。”郭沫若也同意此说:“古剌水就是蔷薇水。”

由于玫瑰浓郁的香味,使得玫瑰水除了拂衣闻香应用之外,也成为合香与调香的重要材料。随着宋代香文化的发展,玫瑰水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在宋代陈敬在《香谱》中所列香方,便屡屡言及蔷薇水。如“李王花浸沉”:“沉香不拘多少,剉碎,取有香花蒸,荼蘼、木犀、橘花或橘叶,亦可福建茉莉花之类,带露水摘花一盌,以甆盒盛之,纸盖入甑蒸食顷,取出,去花留汗,汁浸沉香,日中暴干,如是者三,以沉香透润为度,或云皆不若蔷薇水浸之最妙。”前面提到过的南唐后主李煜,更是调香的行家,“江南李主帐中香”须用沉香一两(剉细如炷大)、苏合香(以不津磁器盛),右以香投油,封浸百日爇之,入蔷薇水更佳。从中可以看出,上等的帐中香须用蔷薇水来进行调合。而在宋陈敬《陈氏香谱》中多次记载“李主花浸沉”,即用花汁来浸泡沉香,使之发挥更大功效,但却强调“皆不若蔷薇水浸之最妙”“用蔷薇水和”的字眼。在所记载的杨古老龙涎香、杏花香、韩钤辖正徳

香、瑞龙香、江南李主帐中香等香方中,蔷薇水频频出现。

说到蔷薇水,必然要说的一种特殊器物­——琉璃瓶(缾)。在古代,琉璃是佛教“七宝”之一,被认为的消病避邪之灵物。在人造玻璃产生之前,由于琉璃的制作难度相当大,所以一直非常珍贵。在古典名著《西游记》中,沙僧贵为天庭的卷帘大将,只因在蟠桃会上失手打碎琉璃盏而受到重罚贬落凡间,琉璃的珍贵可见一斑。而古代琉璃瓶的最重要用途就是储存珍贵的玫瑰水,琉璃缾不仅是存储蔷薇水的工具,更是辨别蔷薇水真假的重要器具。在《诸蕃志》中记载:“今多采花浸水,蒸取其液以代焉,其水多伪杂,以琉璃瓶试之,翻摇数四,其泡周上下者为真。”说明在这一时期,假冒玫瑰露已经产生,已经开始需要用科学方法加以鉴别,而透明的琉璃缾是最佳工具。而在各种文献与诗歌作品中,蔷薇水与琉璃瓶均屡见不鲜。比如诗人嗣杲曾在《蔷薇花》诗中云:“海外有瓶还贮水,亭前无洞可藏花。”说的就是这种琉璃瓶。而在《宋史·外国》与《宋会要辑稿·藩夷》中,有很多番邦以琉璃瓶储存蔷薇水入贡的记载。而从考古发现看,琉璃瓶从唐末开始出现,在宋代逐渐增多,与蔷薇水的发展历程惊人的一致,可以证明,从唐宋时代起,琉璃瓶和蔷薇水一道成为贵族女子们妆奁中的尤物。辽宋墓葬与寺塔地宫都曾发现过伊斯兰玻璃瓶,如河北定县北宋静志寺塔地宫、辽陈国公主墓、浙江瑞安北宋慧光塔、安徽无为北宋塔、天津蓟县独乐寺塔塔基均出土了形制近似的伊斯兰玻璃瓶,都属于蔷薇水瓶的式样。南宋政治家、文学家虞俦写的《广东漕王侨卿寄蔷薇露因用韵》二首,对玫瑰露描写的最为清楚,其一云:“熏炉斗帐自温温,露挹蔷薇岭外村。气韵更如沉水润,风流不带海岚昏。”其二:“美人晓镜玉妆台,仙掌承来傅粉腮。莹彻琉璃瓶外影,闻香不待蜡封开。”诗中不仅指明了蔷薇水调制合香的用途,也明确记载了琉璃瓶这一专属存储器。在佛教中,将玫瑰水唤作“阏伽水”,作为圣洁之物用以敬奉佛祖,而琉璃瓶又被称为“阏伽瓶”,二者之间联系显而易见。在神话中,观音菩萨手持的玉净瓶也是琉璃瓶的一种典型形制。

西方社会认为,十世纪的波斯人安达第斯是第一个用蒸馏法蒸馏出玫瑰精油的人。而在1612年,第一个玫瑰蒸馏坊诞生在现今伊朗的设拉子城,现代意义上的玫瑰精油由此产生。


玫瑰史话之六:玫瑰的药用价值及香味之谜

按照国标相关通用测定方法对玫瑰花部分营养成分进行定量测定,结果发现玫瑰花呈弱酸性,含有酚类化合物、鞣质、糖、多糖和苷、甾体、花青素、维生素C、生物碱等化学成分。玫瑰的主要有益成分来自玫瑰挥发油,此外还有槲皮甙、苦味素、鞣质、脂肪油、没食子酸、蜡质等成分。药理实验证明,它能刺激和协调人的免疫和神经系统,有促进胆汁分泌的作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伤寒杆菌、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由于玫瑰油富含维生素C、胡萝卜素、维生素B和维生素K,维生素K能促进血液凝固,对实验性动物心肌缺血有一定的保护作用。科学家们发现,新鲜的玫瑰花瓣有助于治疗皮疮和烧伤,同时还能减轻人们因皮肤过敏而引起的瘙痒。干玫瑰花粉与蜂蜜混合后,能治疗牙龈炎。吸入玫瑰和玫瑰精油的味道能有效缓减头痛、恶心及神经衰弱等症状。总的说来,由于玫瑰花中含大量的维生素B、C、E、A、K,还含有单宁酸、有机酸、葡萄糖、香茅醇等各种有益成分,对调整人体内分泌、促进新陈代谢、消除疲劳、消水肿以及伤口愈合都有所帮助。另外,玫瑰花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调气血、调经功效,玫瑰花茶还具有利尿、缓和肠胃神经的作用,有助于祛斑嫩肤,起到防皱纹、防冻伤、美容养颜的功效。科学研究还表明,玫瑰对身体抗氧化及清除自由基、降低血脂及肝脏中脂肪含量、抗肿瘤及诱变、改善视力、保健美容减肥有着明显疗效,玫瑰中的花色苷还具有保护肾脏、抗炎症,抗流感病毒A和B、疱疹病毒等功效。在抑制胃溃疡,抑制肺、脾脏、小肠中的过氧化作用,提高记忆力和抗疼痛等方面,玫瑰花也有一定作用。而且早在2002年,卫生部就已批准玫瑰花为食品原料。而且众所周知,花的香气可以疗伤与保健,早在三国时期的华佗就曾制作香囊悬挂于室内以治疗肺痨、吐泻等病症的记载,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也认为“最好的保健法,就是把香气送入脑中”,在古代印度也有花香疗法的应用典籍,而玫瑰花无非是花香疗法的最佳选择。而且现代医学也已证实,由于玫瑰花的香味清香幽雅,芳香迷人,自然的芳香经由嗅觉神经进入脑部后,能刺激大脑前叶分泌出内啡汰及脑啡汰两种荷尔蒙,它是身体天然止痛剂,能带给人幸福感和精神的稳定,使精神长久呈现最舒适的状态,能令人缓和情绪、纾解抑郁,提振身心、催情活血,改善睡眠、预防衰老,无疑对解决人类亚健康问题有着重要的意义。

花是植物的有性繁殖器官,有着为植物繁殖后代的重任,花需要用它的色彩和气味吸引昆虫来传播花粉。所以如果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说,花朵的颜色与香味是有着密切关联的,一般来说,白色的花最香,花越是素雅,越需要浓烈的香味来吸引蜜蜂,而比较艳丽的花就不会有很香的气味,但玫瑰是个特例,花色艳丽而香气浓烈。据研究表明,玫瑰的香气来源主要来自花朵里所含的醇类和萜烯类,包括β-苯乙醇、香茅醇、香叶醇及其脂类、橙花醇、金合欢醇、芳樟醇、萜烯类化合物、丁香酚、玫瑰醚以及直链烷烃等,优质的玫瑰品种所含香气物质可以达到60-70种左右。香茅醇、香叶醇及其脂类是决定玫瑰香味的基本成分,其中香茅醇起主要作用;香叶醇可以抑制橙花醇过强的柑桔香气,与之结合可增强玫瑰香特性;橙花醇有柑桔香韵和柠檬香、木香、醛香、青草等香气特征,增加新鲜感;金合欢醇使香气强烈和浓甜;萜烯类化合物是构成玫瑰油新鲜的头香香气的必要组分,使玫瑰油香气具有天然感;芳樟醇具有柑橘香、浆果香、玫瑰香的香气特征,可以提高头香的强度;丁香酚是辛香成分,主要辅助玫瑰的香甜,使香气甜浓;玫瑰醚是玫瑰中的清香成分,与丁香酚互补;直链烷烃,可以起到定香作用,使香气持久。根据对玫瑰花香气物质构成的相关性研究与分析表明,不同玫瑰的品种香味物质也不尽相同,一般说来,红玫瑰的香气物质要远远高于白玫瑰和粉色玫瑰。甚至即使同一品种,不同的采摘季节,甚至清晨与傍晚所含的香味物质也不尽相同,清晨采摘花卉比其他时间香气保留要丰富得多。

众所周知,很多花都具有香味,譬如桂花、梅花、兰花等,但为什么都没有像玫瑰这样成为香水和精油的首选呢?究其原因,主要是那些花卉虽香味浓郁但香气却不能长时间保持。玫瑰的分子结构决定了玫瑰是天然香料的不二选择,在现代的定香剂发明之前,玫瑰中所含的直链烷烃本身就是天然的定香剂,具有很强的吸附能力,可以使玫瑰的各种香气物质均匀挥发,避免快速蒸发,从而延迟香味的挥发时间,让香气更悠长、更持久。玫瑰油是属于挥发性香味物质,根据热力学原理,挥发性物质在低温条件下挥发较慢,可以长久地保持香味,尤其是在寒冷条件下的吸附性更强,这也是为什么玫瑰露率先被北方寒冷地带的马背民族所率先发明的原因。由于香水中有多种有益物质,有很强的安抚作用,让人愉悦和放松,加之玫瑰香味的保留时间长,这样玫瑰便成了香水制造业的最佳选择。而现代科技研究表明,玫瑰中含有400多种独立的香味分子,这给调香师调香提供了无限可能,于是用玫瑰精油调制成的不同香型、不同品类的高档香水接连推出,成为人们争相追捧的对象,也让玫瑰成为时尚界永远的宠儿。由于玫瑰出油率较低,摄取难度大,玫瑰精油尤显珍贵,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欧洲,玫瑰精油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为贵族豪门所专有,所以玫瑰就具有了其他花卉不可比拟的高贵气质和时尚品味。


玫瑰史话之七:玫瑰在中西方文化中的差异

玫瑰非常奇妙,在西方人眼里,认为玫瑰拥有来自古老东方的浪漫,而在东方却一直认为那是代表西方人浪漫情怀的一种标志。玫瑰作为一种极具个性的植物,有着物质的双重属性。在玫瑰具有自身植物属性的基础上,脱开物质本源,又衍生出很多精神层面的意义,赋予它情感因素,赋予它象征意义,让玫瑰来代表人的欲望、炽热、妖艳、时尚与浪漫,让它成为情爱的代名词。因植物属性而体现出的实用功能与代表情爱浪漫等精神层面的象征意义构成了玫瑰独特的属性。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文化提倡中庸含蓄、勤慎内敛,道家讲究清虚自守,无妄无为,而后来传到中国的佛教讲究善念慈悲、参禅悟法,所以人们更喜欢清雅可人的兰花、傲雪经霜的梅花、天香国色的牡丹,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而有着“豪客”别称的玫瑰则受到了冷落。与西方人讲究个性不同,中国不会宣扬这种“刺客”文化,更不会提倡这种锋芒毕露的精神,而且玫瑰香气浓郁、妖艳妩媚、个性张扬之美也不符合古人以清雅至上的审美要求,所以同描写梅兰竹菊的诗句相比,描写玫瑰的诗句就少得可怜,从秦汉至在民国之前,与玫瑰相关的诗词流传下来的大约不足百首。而从古人对玫瑰的排名来看,玫瑰的地位也可见一斑:在宋代张翊所撰的《花经》中以“九品九命”品评百花,一品为上,而玫瑰被列为七品三命,在明代张谦德所撰《花谱》中玫瑰地位稍有提升,被列为五品五命,排名尚不及蔷薇,更远不及一品的兰花了。《四库全书·长物志》记载“以结为香囊芬氲不絶,然实非幽人所宜佩,嫰条丛刺不甚雅观,花色亦微俗,宜充食品,不宜簪帯”。其中明确指出,玫瑰香气太浓不够雅致,多刺而不雅观,花色也俗气,非高雅之人所珍爱,只适合做食品。所以,正是由于东西方审美的不同,玫瑰的美学意义在东方被长期忽略,决定了玫瑰在中国主要是作为上好的食品与保健品,用于食品添加、医药保健、美容养颜之事,而非观赏与浪漫。

而在西方世界,玫瑰是公认的爱情之花和浪漫之花,玫瑰花代表了女性性器官,而玫瑰的刺则代表了男性的特征,具有一种炽热与诱惑的特殊隐喻性。在希腊神话中,玫瑰是宙斯所创造的杰作,用来向诸神炫耀自己的能力。爱神阿佛洛狄特(Aphrodite)为了寻找她的情人阿多尼斯(Adonis),奔跑在玫瑰花丛中,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刺破了她的腿,鲜血滴在玫瑰的花瓣上,白玫瑰从此变成了红色,红玫瑰也就因此成为了坚贞爱情的象征。玫瑰既是美神的化身,又溶进了爱神的鲜血,它集爱与美于一身。玫瑰在古罗马神话中,玫瑰是爱神维纳斯(Venus)的最爱,是爱神的化身,象征着尊贵;后来人们又将玫瑰逐渐看作仁爱与超世俗之美的化身,象征着完美无瑕;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才大胆地运用玫瑰来比喻世俗之爱、女性美和情人。这一文化历程,在西方的文化艺术史中可以得到印证。以致在许多留存至今的经典画作中,玫瑰都是不可或缺的焦点,其多种象征意义都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在明末清初传教士编辑的《耶稣会文献》中也说“此花名玫瑰,美德之喻也”。所以,玫瑰是浪漫之花,是爱情之花,代表着爱、激情、圣洁与完美。可以说玫瑰凭借着独特的浪漫气质,热烈奔放,个性十足,性感妖娆,香气迷人的特性,与欧洲崇尚个性、崇尚自由的文化体系相契合,成为西方文化的典型代表,并随着突破中世界的精神枷锁的脚步,越来越成为现代社会展示个性、绽放自我、追求自由、引领时尚的卓越代表。

玫瑰花不仅是是罗曼蒂克的代名词,是情人节不可替代的爱情信物。玫瑰在西方还有一个象征意义,那便是把玫瑰花当作严守秘密的象征,在古代德国的宴会厅、会议室及酒店餐厅,天花板上也常画有玫瑰花,用来提醒与会者守口如瓶,严守秘密,玫瑰花这种情爱之花具有私密性,不要把玫瑰花下的言行透露出去。如果看到主人家桌子上方画有玫瑰,就明白在这里所谈的一切均不得外传,于是便有了Sub rosa,“在玫瑰花底下”这个拉丁成语。这是起源于古老神话中的荷鲁斯(Horus)撞见爱神“维纳斯”偷情,她儿子丘比特为了帮母亲保有名节,于是送给他一朵玫瑰,请他守口如瓶,荷鲁斯收了玫瑰于是缄默不语,成为“沉默之神”,这就是under the rose之所以为守口如瓶的由来。所以,在欧洲,玫瑰有着其他花卉无可比拟的优势,它早已超越植物学的领域,成为一个内涵繁复的文化符号。世

正是由于玫瑰在西方有着这么丰富的象征意义,所以有的专家就曾提出,古代中国是城墙文明,欧洲是玫瑰文明,因为玫瑰代表了西方文化的个性张扬的精神。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也在《历史哲学》曾说过,“万古长存的山岭决不胜过转瞬即逝的玫瑰”,转瞬即逝的玫瑰象征着一种敢于绽放、宁肯凋落的精神,不负自己的鲜活存在,这与讲究中庸、保守和稳定的古老中国形成了鲜明对比。

总的来看,在玫瑰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在中国的应用主要是玫瑰医药、食品、保健、美容,关注的是饮食与健康。而在西方则更注重玫瑰的文化气质,是引领浪漫、高雅、时尚的一种情调。玫瑰是集中体现东西方文化价值体系碰撞的标本,玫瑰和其他生物一样,在东西方文明的共同作用和相互补充下,以不同侧面展现出玫瑰的华彩。玫瑰文化作为现代时尚文化的一个突出代表,玫瑰及玫瑰产品作为国际美妆时尚盛宴中的常客,从香水到美容都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

我们推动玫瑰文化,有利于中西方的文化交流和沟通,促进中国与世界时尚文化有效接轨,提升人们的幸福指数,改变我们的生活。推动玫瑰文化,还可以促进各国家地区的情感联系。美国有一支久负盛名的重金属摇滚乐队——枪炮与玫瑰乐队(Guns N' Roses),从乐队名字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枪炮与玫瑰就是战争与和平,玫瑰代表着和平。2007年5月2日,在埃及举办解决伊拉克战乱的“伊拉克国际契约”大会上,联合国为各国与会代表送上了一束玫瑰花,希望各国为伊拉克的和平共同努力,应该说,玫瑰已成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之花。


玫瑰史话之八:神奇的北纬30°与玫瑰回归

北纬30°线是指北纬30°线上下波动5度所覆盖的范围,是地球上最神秘而又奇特的地带,贯穿四大文明古国,被称之为地球的脐带,更加令人神秘难测的是,这条纬线又是世界上许多令人难解的著名的自然及文明之谜所在地。例如古埃及金字塔以及令人难解的狮身人面像之谜,神秘的北非撒哈拉沙漠达西里的“火神火种”壁画、死海、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传说中的大西洲沉没处,惊恐的“百慕大三角区”,让人类叹为观止的玛雅文明遗址,这些令人惊讶不已的古建筑和令人费解的神秘之地会聚于此,不能不叫人感到异常的蹊跷和惊奇。这一区域独特的微量元素矿、磁场、电场、重力场对动植物生长和进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北纬30°所经过的秦岭、淮河一带,既是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也是地球上生物性多样化的最典型地区。此处动植物分布非常广泛,在上古时期,神农氏就在这片区域制耒耜,种五谷,品尝百草,并留下了神农架的传说。直至现在,位于北纬30°线的江苏沭阳一带仍是热带植物向北方移植的重要中转站。而枣随地区(湖北襄阳的枣阳市与湖北随县)是北纬30°线上的最重要区域。湖北襄阳所属的枣阳市是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千年古刹白水寺就是后人为纪念汉光武帝刘秀而建,遂有“天子真龙飞白水”之说。这里人杰地灵,物产丰饶,地处丘陵,自古就是玫瑰生长的重要种植区域。与枣阳相邻的河南省南阳市以月季为市花,而且南阳也有关于汉光武帝刘秀与皇后阴丽华喜爱月季的古老传说,虽然从科学角度上讲,在汉代还没有这种月月开花的蔷薇属植物出现的记载,但反过来说,阴丽华皇后不管是被叫作“玫瑰夫人”也好,“月季皇后”也罢,都从一个侧面说明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蔷薇属植物最为适宜生长的区域,是玫瑰的故乡。而且在欧美植物学界大名鼎鼎的“植物猎人”威尔逊就曾来过湖北,从这里带走了珍贵的野玫瑰和黄玫瑰,带走了源自中国的美丽和芬芳。应该说,在这片土地上,玫瑰种植不仅有着悠久历史,更有着得天独厚的文化色彩与深厚底蕴。从地形上看,枣阳的地形以丘陵岗地为主,东北和南部分属桐柏山、大洪山余脉,丘陵起伏,地势由东北向西南倾斜,属亚热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寒暑交替特征明显,冬冷夏热,春秋温和,四季分明,雨量适中,太阳光照时间长,非常适宜玫瑰生长,为玫瑰的栽培提供了天然的乐土。倪氏国际玫瑰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自2011年10月开始,投资50亿元,以湖北枣阳为基地,以玫瑰产业园、玫瑰文化主题公园、玫瑰种植园三大园区建设为中心,全面实施玫瑰综合项目开发工程,力争打造玫瑰文化制高点,实现四大发展目标:打造中国花汁饮品第一品牌;创立国际一流的玫瑰研发中试基地;建设全球规模最大的玫瑰种植园区;建成世界著名的玫瑰深加工产业园。当前种植面积已近5万亩,为中国玫瑰产业的发展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玫瑰的故乡在中国,受历史上航海条件制约及气候因素影响,玫瑰的传播方向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当前,世界上的玫瑰主要集中分布在北半球,热带地区没有蔷薇属,在南半球也没有本地产玫瑰,但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及南部非洲部分地区近些年也有栽培。玫瑰在西渐的过程中,经历了千百次的杂交与选育,再加之自然条件、水土特性、光照气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玫瑰的品种和植物学特性产生了很大的变异,现代玫瑰与古老种群已经相距甚远。但古老的玫瑰种群的存在为玫瑰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未来,在中国还有很多山区有野玫瑰品种,这是一种宝贵的原始种群资源,对于防止玫瑰种群退化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所以说,玫瑰在中国种植,在枣阳种植,更能接近玫瑰本源,使玫瑰在古老的故乡纵情绽放。

玫瑰的回归绝不仅仅是品种与种植的回归,更是一种东西方文化的交融。虽然玫瑰的故乡在中国,但玫瑰作为一种对人类社会影响巨大的花卉,在西方对社会的影响远比东方大,玫瑰象征着浪漫,象征着忠贞,不仅是爱情最好的代言人,更是情爱的代名词,这些象征意义具产自西方,并被全球主流世界所认同。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不断增加,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国人也逐渐将玫瑰的浪漫因素拿将过来,用来丰富和装点我们的生活,提高大众的生活品质。从音乐角度为例,除了在新疆流传的《送你一支玫瑰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因地域原因用玫瑰代表浪漫情怀的歌曲之外,原来很少有赞美玫瑰的歌曲,但从民国之后,内陆和台湾产生了《玫瑰玫瑰我爱你》《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铿锵玫瑰》等歌曲在中国广为流传。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玫瑰文化的东西方融汇,促使玫瑰文化的回归。玫瑰花典雅艳丽,香气迷人,是美神的象征,更是罗曼蒂克的代名词,这也使得很多人在给自己最亲爱的人送花时,首先想到的是玫瑰,玫瑰花也成了恋爱中的女人的最爱。尤其是在每年的2月14日情人节这天,大街小巷,各种各样的玫瑰花铺天盖地,畅游在爱情之河中的年轻人,都用此花献给自己的心上人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使得中国的玫瑰切花市场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市场前景,据相关部门统计,在2017年全国玫瑰鲜花销售已达惊人的57.89亿枝。而且,通过意识形态的转变,国人对玫瑰的认识越来越深,正在重新审视自古以来就根生于中国的这种艳丽之花,而且已经不满足于只追求玫瑰的浪漫情怀与精神追求,对于中国传统的玫瑰食用、保健及医药应用又重新重视起来。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尤其是近三十年的中国,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基本的温饱已不再是人们考虑的范畴,人们开始追求那种温馨、浪漫、健康与时尚的生活,而玫瑰是浪漫之花、爱情之花、艳丽之花、更是健康之花,自然成了时尚生活的首选,对玫瑰的追捧和对健康时尚的追求也越来越强烈。玫瑰种植面积逐步增加,而且玫瑰在食品饮品、医药保健、美容化妆的前景逐步凸显。同时玫瑰产业的综合开发必将带动玫瑰风情小镇建设,推动玫瑰旅游。以倪氏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为例,他们在湖北枣阳已经建成1600亩的玫瑰文化主题公园,除了建成具有玫瑰文化特色的国际商务中心、会展中心外,还涵盖玫瑰风情园、民族婚俗园、婚侣外景拍摄基地、玫瑰产品展览馆、休闲度假村等人文景观,让人们徜徉在花的海洋里,尽情享受美好、浪漫与温馨,玫瑰终于在她的故乡重新绽放。

古人云:“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随着玫瑰文化的逐步推进,它一定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友好、温馨与和谐,成为愉悦身心、装点魅力、呵护健康的最瑰丽宝石。